亚博-摄影群众等于摄影市场?
发布时间 : :2019-08-10 07:38:07 浏览: 934次 来源:亚博app应用下载网 作者:

摄影群众等于摄影市场?

上海艺术影像博览会现场,画廊工作人员在细调墙上作品的位置。  9月初,在上海展览中心“艺博会群”领衔拉开大幕的是上海艺术影像展。PHOTO Shanghai以4天25000人次的参观者人数为这个微凉的秋季陡然增添了热度,以事实证明,上海是一个适合影像生存的城市。展览的最后一天,观展人群甚至排队排到了大门入口处的百米开外。  与国外博览会松散、持续而安静的人流相比,摄影艺博会公众开放日里蜂拥而入的观众—庞大的摄影爱好者群体成为最大的区别所在。正像曾经在南京西路上海美术馆制造出汹涌人流的“观展奇观”的上海双年展一样,热情洋溢、懵懵懂懂的人流与深厚的、广阔的群众基础,是不是就一定意味着一个有实力且规范的市场呢?  拥挤人群中的尴尬  1975年是摄影史上重要的一年,从这一年开始,苏富比建立了摄影专场拍卖。西方的摄影市场经过长期的商业社会规范,已经成熟稳定,收藏家、艺术家彼此遵循彼此的规则与权责,完全达成一致。上海艺术影像展总监、也是佳士得拍卖行前摄影部主任Alexander Montague-Sparey说,上海影像展之所以要带这么多欧美的画廊来,就是希望把一个成熟的市场展现给大家看。“如果你买辛迪·雪曼的作品,保险程度相当于买毕加索作品。因为艺术家、画廊、专家,严格保证不会出现版数失控的情况出现。所以她的摄影作品能卖到100万美元一张的价格。”  而当你在上海展览中心的艺术影像博览会展厅里遇见热热闹闹涌进来的人群,遇见用手去碰触墙上挂着的摄影作品的大人和小孩,遇见在经典大师作品面前摆出个剪刀手姿势呼朋唤友来拍留念照的成年男女,遇见很多带着很重很专业的相机对着摄影作品长时间曝光进行翻拍的中国“摄影爱好者”—许多国外画廊的工作人员都一眼看出来,他们所携带的相机如此先进,不会反光,以至于翻拍出来的照片成像质量完全可以拿出去重印。“他们怎么可以允许拍照?!”这是现场许多国外画廊人员的疑惑与惊恐。  庞大的群众基础带来庞大的市场愿景,这是一个理论上的自然联系,无可厚非。确实中国摄影的消费市场是庞大的,这样的庞大如同每逢长假国内旅游景点里密密麻麻遮蔽美景的人头,这些人感兴趣的不是当地的风物、旖旎的流云,而是去消费这个景点,如同现在消费摄影。  参展的上海本土画廊OFOTO全摄影的销售情况是三天一共售出所携带的11幅参展作品中的8幅,分属罗永进、张博钧等摄影师,价格在8000-50000元的区间,买家多来自国内。全摄影主持人黄云鹤表示,本身对本次摄影艺博会的销售并没有太大的期待,因为摄影作品相对于其他艺术品还是属于低价位的区间,因此“理论上要卖很多,才能抵得上展位费的付出”。不过众多国内画廊只是抱着推广的目的来参加博览会,“博览会有一个好处,本来国内对摄影感兴趣的藏家,不一定会下定决心进入这个自己并不熟悉的领域,国内专门从事摄影的画廊也不多,但博览会就有一个购买的气场。”所以这次艺博会上全摄影画廊的买家中有很多新客户,老客户反而不来凑这个热闹。  即使有藏家有购买意图,是不是能够在这么一个你推我我推你的状态下与画廊工作人员进行沟通交流?很多国外来的画廊都觉得很遗憾,因为出乎他们的意料,在一个国际艺术界司空见惯的艺博会形式中,居然需要特别设立一个私人空间,才能让真正有兴趣的买家们坐下来静静谈一个作品的收藏。  人群带来的交易  无论现场是不是越到后来越混乱,遭人诟病—用杜梦堂顾问、策展人尚陆的话来说,简直堪比高峰时段的地铁,但据记者现场观察,确实大部分画廊在本次的摄影艺博会上都能够靠销售挣回每个展位最低5万元人民币的展位费,有一家位于展厅二楼的来自哥本哈根的画廊甚至在最后一天的销售额就达到了4万美元。创造出艺博会现场最高标价10万欧元纪录的美国摄影师赫伯·里兹(Herb Ritts)拍摄的黑白人像作品,在第一天的VIP预展时便已名花有主。  在本次摄影博览会上,让中国摄影群众更兴奋更感兴趣的,绝不是耳熟能详的经典大师布列松—他的作品已然颇多见诸印刷品而失去了陌生感,也不是把南非贫民生活拍出超现实感的罗杰·拜伦—人们看着他的作品会碰触到心底角落里的阴暗,即使那幅知名度甚广的《阿富汗少女》,也因为尺寸不太大的原因而被人流忽略过去,更多的也是通俗易懂的时尚明星摄影如玛丽莲·梦露、布吕尼和凯特·莫斯的身体,成为众多爱好者们的关注点。  这确实和中国摄影藏家的趣味有关,即使是新生代的中国收藏家,也总觉得所有的收藏最好都可以高悬于客厅,令来客亲眼目睹,收获啧啧的赞叹,30万元人民币买一张布吕尼的裸照和30万元买一张罗杰·拜伦的阴暗怪异能达到相同的效果吗?答案显然是不。尚陆对记者描绘了这样一个场景:中国藏家有习惯当着公众大声地宣布:“这个留给我!”然后享受周围人热烈鼓掌、恭喜成交的喝彩。而西方藏家则是悄悄拉着画廊主到一边,说:“这张留给我。”这便也能够解释,放鞭炮的当代艺术家蔡国强为什么会如此活跃,高调恭喜发财总是最受欢迎的。  中国国内摄影师作品的买家80%以上来自国外,这已经成为一个不争的事实,Alexander Montague-Sparey在接受采访中认为,中国摄影艺术家具有非常强烈的个性和身份标识,哪怕不知道这个摄影师是谁,但他能猜出这是中国摄影师的作品。中国当代艺术在其他领域有拷贝西方的现象,但是在摄影领域完全没有拷贝国外的情况。  也许这就是当代摄影图像的意义,理解它们要基于更多的对于图像背后的文化、历史、背景事件的探寻。  然而,对于国内摄影师来说,国内摄影市场的最大障碍恐怕还在于艺术家、画廊、藏家所必须共同遵守的市场规则。摄影人群的庞大,与摄影市场的壮大,走的是两条完全不同的道路。

亚博
TOP